四年级写事的作文

在现实生活或工作学习中,大家都经常接触到作文吧,作文是从内部言语向外部言语的过渡,即从经过压缩的简要的、自己能明白的语言,向开展的、具有规范语法结构的、能为他人所理解的外部语言形式的转化。你写作文时总是无从下笔?下面是小编整理的四年级写事的作文8篇,供大家参考借鉴,希望可以帮助到有需要的朋友。

每个人都有被欺骗过,例如,朋友的欺骗,陌生人的欺骗。而我也有上当过,印象最深的竟然是母亲的欺骗。

那时,我才上一年级,成绩不是很好。为此,母亲把我托在老师那学习,可是成绩还是一样不好。母亲经常说我这说我那,我听了母亲的话,也想改变,可是,成绩也不是想上去就能上去的呀。

一天,我对妈妈说:“妈妈,可不可以买芭比娃娃给我?班里的女生都有了,我不能跟不上潮流呀。求你了,妈妈!”“你想要一个芭比娃娃?可以。不过,这次考试要考到九十分以上,才能去买。”妈妈笑着说。“这是你说的哦,我一定会考到九十分以上的。”我满怀信心。

经过一个星期的努力,我终于将课本上的知识都记住了。到了考试的那天,我发现那些题目都是我会的,我胸有成竹地做起来。

发考试卷了,我的心“呯呯”地跳起来,当老师报到我的成绩居然是95分时,我高兴极了,我还以为这是一场梦呢。回到家,我将试卷拿给妈妈看,然后伸出手说:“妈妈,我的芭比娃娃呢?”妈妈听了先是一愣,然后大笑起来:“我是骗你的,你还当真了!你想啊,要不这么说,你的成绩怎么上得去呢?”听妈妈这么说,我真是恨死妈妈了。

就在那一次,我第一次体会到了被人欺骗的痛苦,那痛苦就像是一根针,刺进你的心里。虽然,我早已原谅了妈妈,但我还是想对天下的父母说,请不要欺骗自己的孩子,孩子是可以责怪的,但孩子是不可以欺骗的,欺骗是最深重的伤害。

星期五傍晚,爸爸下班从朋友家捧回来一只刚满月的小狗,小狗很小很小,这下家里可热闹了!爸爸忙着泡奶粉,我围着小狗转,妈妈和奶奶惊奇地看着,都说小狗真可爱!

奶奶找来了一只泡沫箱,在里面放了不穿的棉袄之类的衣服,又把小狗放进里面,好让它舒舒服服地睡觉。有人在小狗很安静,可是晚上我们一家人却睡不好觉了。前半夜可能肚子饿了,小狗在箱子里“呜呜呜”地叫个不停,把我们吵醒。爸爸起来给它喂了奶粉,解了小便不闹了。后半夜,小狗又“呜呜呜”地把我们吵醒了,这次是奶奶起来了,天哪!小狗居然爬出了箱子,站在地上,可能是冻坏了所以就叫个不停。奶奶把它捧进箱子,又给它喂了暖暖的奶粉,这才挨到了天亮。

星期六,平时爱睡觉的我一早就起床了,去看这个可爱的小东西。小狗一边叫着一边抖着,爸爸把箱子拿到了淋浴房,并打开了浴霸,让它暖和一点,爸爸又对我说等下让小狗去阳台晒晒太阳,我点点头心里想:“小狗呀小狗,你刚离开妈妈,一定很不习惯,希望你快快长大,这样我就可以和你一起快乐得玩了!”

暑假里,一个清凉的夜晚,广场上热闹非凡,我和爸爸一起来到广场上,看看有没有什么“淘宝”的东西。

广场后面的街上,我和爸爸挑选了一对花瓶,是木制的,准备装饰用,可以摆在地板上。还挺便宜呢!买完花瓶之后,我和爸爸在广场上又转悠了一圈,准备回家。

结果,在快走到我们家小区门口的时候,碰上了一位老大爷。他叫住了我们,爸爸就停了下来,问他有什么事。老大爷用一种哀求的语气说:“哎呀,我有一个女儿啊,她突然不知咋的成了精神病啊,整天乱窜,现在我都到处找不到她呀!我家里穷,没什么钱,也治不好她的病,可是我现在想找到她呀!年轻人,帮帮忙,给点路费吧!”我看他焦急的神情,挺可怜的,当我把目光投向爸爸的时候,爸爸开口了:“既然这样,干嘛不去让警察帮你找呢?

对呀!为什么不去找警察呢?我突然迷惑了。老大爷说:“警察也找不到啊!也不知道她跑到哪儿去了。”“这样吧”,爸爸又说“我有几个同学,都是在派出所上班的,我跟他们商量商量,让他们想想办法。”咦?奇怪了,爸爸的同学……从来没有哪个听说在派出所上班的呀?我又一次迷惑了。

在我们的校园中又许多有趣、好玩的事。比如玩游戏之类的,这一节别开生面的体育课中令我难忘。

“今天,我们来玩一个游戏,智勇大冲关。”体育老师说,“耶”!这个游戏的规则是:一个人是防守者,其余4个是冲关者,防守者要蒙住双眼,冲关者不能被抓到,也不能被碰到,若被抓到,则要上台演节目。

游戏开始了,四组第一个上场。防守者为叶兔子,他被蒙上了眼睛,在唯一的通道上左摸一下,右摸一下。开始了!叶兔子小心地逼近,啊!林硕靠了边,从叶兔子的手下面冲出了包围圈。

“哦”!我们开心的叫道,叶兔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疑惑地东摸一下,西摸一下。这时,张毅恒从叶兔子的脚下悄悄滑了过去。呆子也跟着慢慢从叶兔子的手边移了过去。“哈哈”!我们全班一阵大笑,笑得叶兔子十分疑惑,干脆放下了手,干站着。剩下的人乘这个机会,全部溜走了。“哦”,叶兔子输了呀!叶兔子气急败坏地取下眼罩,用双手捂着脸走了下去。

该我们了,防守者是张毅恒,他是防守重将哦。开始了,我慢慢走向张毅恒,小心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忽然他向我的方向一扑,我马上蹲了下来。张毅恒扑空了,我乘他恢复力量之机,身子一俯,脚一抬,从他的腋下滑了过去。我安全了,紧张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我的目光又回到了组员身上:只见聂梦一也像我一样,冲了出来;谷雨小心翼翼地移动,移到了张毅恒的面前。这时,张毅恒出乎意料地扑了过去,啊,谷雨被抓住了……

在大家的欢笑声中,游戏结束了。在六年级这最后一年的时间里,我要好好珍惜和同学们一起相处的时间,把小学这段美好的时光留在我的记忆里。

上个星期天,我和妈妈在街上逛了一圈,发现一座大厦前彩旗招展,好像在做活动。走近一看,铺着红地毯的舞台上摆着五个画着红心的捐款箱,上方飘着一条横幅,上面清晰地写着:卖物捐穷困,携手创未来。哦,原来是义卖活动,妈妈认为这是磨练我的好机会,二话没说就让我报了名。

舞台对面有一张长桌子,上面摆满了可供我们义卖的物品,有花里胡哨的钢笔,色彩鲜艳的鲜花,各色各样的图书……嗬,还真不少哩!看得眼花缭乱的我,在被人群挤出桌前时,胡乱地抓了一样物品,便“逃”出了人海,看一下手中,是一篮鲜花,每枝花上都系着一张粉红色的贺卡,内容都是:祝您快乐!好吧,我对卖东西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但也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喽。

我找了一块人多的地方,坐在那吆喝起来,可我的声音比蚊子哼哼声还小,自己都很难听见。一旁的妈妈笑得喘不过气来。哼,人家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嘛。这时一位小姑娘跑过来,带着稚气的音色问我:“大哥哥,这朵花多少钱呀?”“两元。”我也用亲和的语气道出了价钱“好。”那个小姑娘一边拿起一朵黄花,一边递给我两枚被她攥得热乎乎的硬币。“回家要把花插在花瓶里。”我笑着对她说。第一次交易成功了,我充满了自信,大声吆喝起来,真有些人来买花,忙得不可开交,妈妈也蹲下来帮我收钱呢。“这五朵多少钱?”“十块。”我笑答。“这一束多少钱?”“十四元,还送你两朵。”“给你十五元。”……不到半个小时,一篮子的花全都卖光了,数数钱罐里的钱,五十六元整,全都倒进捐款箱。那时的.我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自豪又兴奋。

“哎哟喂!我怎么这么倒霉,我的脚啊!”最近我们在进行足球训练,我们一共有五名正式队员,虽然说踢足球受伤总是难免的,可也不用这样吧——我们五名队员中,其他人基本上没受伤,就我老是受伤,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了这个球什么,这球这辈子老往我身上跑。

这几天,我总是被球踢到:光膝盖就被踢了四脚,大腿也挨了三球,就连手也没能幸免,手腕被一位老师突如其来的大脚给击中了,胳膊肘也不知被谁给踢中了这些还不算什么,最倒霉的是我的额头也被王铭给袭击了。

星期三早上,我和往常一样和几个女同学一起到大操场训练足球,我们分成两队比赛,突然一个超音速的球朝我射来,我想要躲开,可脚就像被502胶水粘着动弹不得,眼睁睁地看着足球撞向我的小腿,从小腿传来一阵阵疼痛,我站起来打算室看看伤势怎么样!谁知,刚抬起头,一个足球不偏不倚的砸在了我光溜溜的额头上!啊!我的天哪!我也太倒霉了吧!,我还没有给我的小腿节哀,我的额头又遭到了袭击,要不是我的额头够硬,恐怕就要得脑震荡了。真是祸不单行呀!

最近,我的好朋友小p总是神情忧郁,似乎总在思念着什么。我偶尔拍拍发呆中的他,他也只是站起身来冲我笑笑,然后便走开了。我开始猜想: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小p同学从原来的好动、开朗变成了现在的冷淡和忧伤?

我的脑中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在我们刚上一年级的时候,他的爸爸被癌症无情地夺走了生命。家人都叫我不要在学校里把这事说出去,只不过后来,他自己却说出去了。我曾经问了那些知道这事的同学,他们的信息源于哪儿,还没等同学说话,小p就已经站在我的面前,说:“是我自己告诉他们的。”

他当年可以勇敢面对自家的不幸,为何现在却是如此忧郁,难道长大后的他又陷入了思念爸爸的悲伤?忽然想起他在课中那坚定而有力的回答:“我最佩服的人是我的爸爸,我爸爸是英雄,因为他作为一名警察是为了服务人民而光荣地倒在了自己的岗位上!”偶尔也听妈妈说起小p的爸爸,他爸爸生前工作兢兢业业,伸张正义,勤劳朴实,任劳任怨。

现在,每当我看到他发呆时,总会想办法把他的注意力分散掉。因为我知道:作为好朋友,这是我的一种义务,也是一种责任,希望能帮他分担一些痛苦。我曾试图问他,想要问出个真相来,可他只是笑了笑说:“没事没事,最近没睡好。”但我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真希望他能早点从现在的困境中走出来。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空气中弥漫着一层又一层的薄雾,路上的行人隐隐约约地出现在我眼前,雨滴滴答答的打在伞上,撑着伞的我听着雨滴儿的二重奏,悠哉悠哉的走在街上,仿佛置身于仙。

正当我陶醉其中时,一块石头挡住了我的步伐,使我的身体趴在了湿漉漉的地面,一旁的行人惊异地看着我,可丝毫没有要扶起我的意思,这叫我又痛又尴尬。我忍着疼痛想站起来,但这叫偏偏不听我的使唤,“你没事吧?”一位慈祥的老爷爷俯下身子,轻轻的对我说。我顿时受到了心灵上的的安抚,眼睛里含着泪水,可怜巴巴地望着老爷爷,满头白发,黄褐色的脸皮皱皱的叠堆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我回了回神连忙说“没事,只是有点疼。”老爷爷一把拉起我,“孩子你先坐着,爷爷去药店买药!”他用看孙女的眼神看我,此刻,一股暖流涌上我的心头,我静静的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爷爷拿着药,蹲在我的面前,拿出红药水,用棉签沾了点药,在我的伤口上轻轻涂抹,我觉得很舒服。等我好了以后,老爷爷走了,看着他的背影慢慢淡去,我看看药,心里感动得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