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资格证笔试常备作文素材!从点滴开始积累!

陶行知先生在武汉大学演讲。他走向讲台,不慌不忙地从箱子里拿出一只大公鸡。台下的听众全愣住了,不知陶先生要干什么。陶先生从容不迫地又掏出一把米放在桌上,然后按住公鸡的头,强迫它吃米。但是大公鸡只叫不吃。怎样才能让公鸡吃米呢?他掰开公鸡的嘴,把米硬往鸡的嘴里塞。大公鸡拼命挣扎,还是不肯吃。

陶先生轻轻地松开手,把鸡放在桌子上,自己后退了几步,大公鸡自己就开始吃起米来。这时陶先生开始演讲:“我认为,教育就像喂鸡一样。先生强迫学生去学习,把知识硬灌给他,他是不情愿学的。即使学也是食而不化,过不了多久,他还是会把知识还给先生的。但是如果让他自由地学习,充分发挥他的主观能动性,那效果必须好得多!”台下一时间掌声雷动。

26岁的浙江大学化学硕士张韫喆八年前第一次参加高考,只考了585分。因分差太大,只好放弃山大临床医学专业,最后填报了南京工业大学的化学专业。大四被保送了浙江大学药物化学专业研究生。但他并不喜欢化学专业,他一直想学医,因此,在实验室里,他常情绪低落,没有学习动力。张韫喆查询发现,学医唯一的途径是重新高考。

2018年春天,张韫喆从浙江大学毕业后,正式提出了重新高考的想法。在父母看来,张韫喆的想法简直是“离经叛道”,是“人生的倒退”。他们自然是坚决反对的。张韫喆非常清楚,父母已经不会再给自己任何的经济支援,想要圆梦,首先是经济独立。张韫喆在上海的一家上市医药公司谋得了一份月薪过万的工作,就在父母以为他已经放弃高考,生活开始走向稳定时,2018年底,张韫喆再次做出了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举动——辞职,离开上海,回到老家淄博备战高考。终于拿到了山东中医药大学中医养生专业本科的录取通知书。

2016年1月10日报道,日本,三年来,一辆火车每天仅在位于日本北部的偏远的上白滝站停留两次。早上7点04分,它会准时接上一名乘客——一名要去学校的学生,并在下午5点08分送她回家。

报道称,这家公司三年前曾计划关闭这个火车站,因为它几乎得不到使用,但该公司后来发现有一名学生仍会在每个上课日的早晨上车,在每天傍晚下车。

北海道旅客铁路公司决定为这个女孩保留这个车站,直到她高中毕业。现在距离她毕业还有最后几个月时间,并且这个学年将于3月份结束,这个火车站目前计划于3月26日永久关闭。

2019年8月27日上午,教育部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普通高中三科统编教材有关工作情况。普通高中语文教材总主编、北京大学教授温儒敏介绍,此次编审的语文统编教材,在必修上册以“劳动光荣”为主题专设一个单元,选取讴歌劳动人民、劳动模范、劳动精神的课文,引导学生了解和继承中华民族热爱劳动的优良传统。

新版高中语文教材设“劳动光荣”单元,无疑具有很大的教育意义。众所周知,劳动是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力量,也是通向伟大梦想的阶梯。世界上的财富和幸福,都要靠劳动创造,人世间一切美好的梦想,也都要靠劳动才能最终实现。中华文明能够延续数千年且一直没有中断,靠的正是中华民族不懈地努力与奋斗。

劳动最光荣、劳动最崇高、劳动最伟大、劳动最美丽。国家繁荣富强,社会持续进步,人民生活不断改善,都离不开劳动者的倾心奉献。发展是时代的命题,强国富民是目标,而这些必须依靠劳动才能实现。因此,大力弘扬劳动精神,使其成为新时代精神,就需要把“劳动光荣”理念贯穿于教育中。

“太行山上的新愚公——李保国。”1958年,李保国出生于河北武邑县的一个农村家庭。1981年,作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李保国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上班仅十几天,他便和另外两名教授一起扎进太行山,搞起了山区开发研究。李保国常说:“我是农村长大的,过去家里很穷,我见不得老百姓穷。我是国家恢复高考后培养的第一届大学生,学的农林专业,该用学到的知识为农民做点儿什么。”

当时的太行山,水灾旱灾频发,交通不便,三分之二的地区年人均收入不足50元,十分贫困。李保国和课题组同事选择将极度贫困的河北省邢台县浆水镇前南峪村作为开发试点,用愚公移山精神,跟石头山“较起了劲儿”。前南峪村的荒山秃岭,经李保国和同事们十几年的开发治理,秃岭变身“山顶洋槐戴帽、山中果树缠腰、山底梯田抱脚”的景象,林木覆盖率达90.7%,植被覆盖率达94.6%。

为引领太行山百姓脱贫致富,李保国又全身心投入山区开发治理和经济林栽培技术研究,先后完成山区开发研究成果28项。他在太行山区推广林业技术36项,建立了太行山板栗集约栽培、优质无公害苹果栽培、绿色核桃栽培等技术体系,让140万亩荒山披绿,带领10万农民甩掉了“穷帽子”。

李保国在林业技术推广方面,坚持有求必应,从未收过农民一分钱讲课费,从未拿过企业任何股份。李保国说:“只有不为名来、不为利去,一个心眼儿为百姓,农民才信你,才听你。”

李东明来自吉林省,跟随父母打工来到南京上学。“爸爸的腿一直患有残疾,只能在残疾人工厂里干些杂活,虽然生活贫困了些,但生计还勉强支撑得过去。”在李东明高二那年,因为妈妈被查出患有精神分裂症,他们得拿出家里所有的积蓄为妈妈医治,稳定病情。“穷不怕,只怕不争气。”高考结束,李东明顺利考上扬州大学物理科学与技术学院光电信息科学与技术专业。孩子上大学,妻子患病,为了节省开支,李爸爸带着患病的妈妈一起回到了吉林老家。

然而,苦难又一次给这个贫病交加的家庭蒙上了一层阴影:腿脚不便的爸爸,又患上糖尿病。于是,从大一开始,李东明便成为这个家庭的经济支柱。“真的是一刻都不敢耽误,每天都希望时间多一些,再多一些。”丝毫不敢懈怠的他,每月打工时间超过160个小时,除去每周休息的一天,他的课余时间基本都是在打工中度过的,平均每天超过6小时。每月拿3000元工资,留下1000元生活费,其他的全部寄给父母。

今年上半年,李东明姑姑的离世,回老家的那几天,李东明一直睡得不踏实。“如果亲人不在了,我们晚辈做再多的事,都没了意义。”也就在那几天,李东明萌生了将父母接到自己身边的想法,“这几年,妈妈的病情一直反反复复,现在爸爸年纪也大了,腿脚又不便,看不到他们我不放心。而且,妈妈在我身边,一家人经常交流,也有利于康复。”

“接他们过来也意味着增加开支,我只能一边实习,一边打工。”为了接父母来扬州,李东明暑假期间没休息过一天。原本就瘦弱的他,暑假过后,又消瘦了一圈。但李东明开心地说。“虽然蜗居在40多平方米出租屋,但心里特别踏实。生活是艰苦了一些,但能够边上学边照顾父母,我感到很快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No Comments

Categories: 开云体育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